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
您好!今天是 立即登錄|馬上注冊
主頁 > 趣味樂園 > 童話 > 童話
沙岡那邊的一段故事_童話故事
時間:2018-11-29 來源:網絡整理

  這是日德蘭沙岡的一段故事,可它并不是從那裡開始的。不是的,它的開頭在很遠的地方,在南面的西班牙。海是國家間的通途。你想一下那邊,到了西班牙!很暖和,很美好。茂密昏暗的月桂樹之間開放着火紅的石榴花;一股清涼的風從山上吹向柑園,吹向摩爾人①建造的有塗金半圓頂和彩色斑斓的宏偉殿堂。拿着火燭與飄揚的旗子的小孩子,成群結隊地走過大街。在他們頭頂上,天空很高很清澈,上面綴滿了星星!歡歌和響闆②的聲音在四處回蕩。青年男女在花朵怒放的合歡樹下扭擺跳舞,乞丐則坐在有雕飾的大理石上,啃着漿汁四溢的西瓜消磨時光。這一切全像一個美好的夢,完全沉醉于這樣的夢境中了,——是的,兩個新婚的年輕人就是這樣的。而他們确也在這裡得到了人世間一切美好的事物:健康、舒暢的心情,富有和榮譽。

  “我們真是幸福極了!”他們這樣說道,内心充滿了這樣的感情。然而,在幸福的階梯上他們還可以再上一級。待上帝賜給他們一個孩子,一個身心都像他們的兒子,那麼這一級便算跨上了。

  這樣一個幸福的孩子會受到最大的歡迎,會得到最親切的關懷和愛,會有财富和名門望族所能提供的一切優裕的生活。

  時日像過節一樣地逝去。

  “生活就像是大得不可想象的天賜的愛!”妻子說道,“說這種幸福圓滿在來世還能生長,它可以進入永恒!——這種思想對我真是太浩瀚了。”

  “這很明顯是人的一種自以為高明的思想!”丈夫說道。“從根本上說,這是可怕的狂妄。以為人可以永生——像上帝一樣!這也是那條蛇③的語言,它是撒謊的始祖。”

  “然而,你不懷疑此生之後有來生吧?”年輕的妻子問道。這話就像在他們陽光明媚的想象世界中,第一次飄來了一片陰影。

  “宗教信仰是這樣答應我們的,牧師是這樣說的!”年輕的丈夫說道,“但是我正是在一切幸福中感到而且認識到,要求在此生之後還另有一生,幸福得以繼續,那完全是狂妄、自高自大的想法!——難道此生給予我們的這麼多的東西,還不能令我們滿意嗎?”

  “是的,我們是應有盡有了,”年輕妻子說道,“可是,成千上萬人的這一輩子的生活,難道不是一種沉重的考驗嗎!無數人被投到這個世界裡來,難道不就是來遭受貧困、恥辱、疾病和不幸的嗎!不,若是此生之後再無來生,那麼這塵世上的一切便分配得太不公平了!這樣說,上帝便不是公正的了。”“那邊街上的乞丐也有樂趣。對他來說,這快樂的程度就和國王在富有的宮廷裡所享有的快樂是一樣的!”年輕的丈夫說道,“難道你相信那些被人用來幹艱辛勞作,挨抽打,受饑餓,勞累至死的牲畜,會對它們沉重生活有什麼感覺嗎?那樣一來,它們也會要求另有一生,把沒有讓它們進到更高貴的生靈的行列中,說成是一種不公平。”

  “天國裡有許多房間,基督這樣說,”年輕的妻子回答,“天國是無窮盡的,就像上帝的愛是無窮盡的一樣!——牲畜也是一種生靈!我以為一切生命都不會消逝,而可以得到生命能接受的一切幸福,現實就是這樣的。”

  “但是,對我來說,這一世也就夠了!”丈夫用胳臂摟住了自己心愛的美麗的妻子,在寬敞的陽台上吸着他的香煙。陽台上空氣中彌漫着柑子和石竹的芳香,音樂和響闆聲在下面街上飄蕩,星星在天上眨眼。一雙眼睛,充滿了深情,他的妻子的眼睛,用永恒的愛瞧着他。

  “這樣的一瞬,”他說道,“是值得為它而生,值得體驗,然後——消亡掉!”他微笑着,妻子舉起手,溫柔地略帶責備的意思——陰影又散去了,他們太幸福了。

  一切都好像是為他們不斷獲得榮譽、歡樂和美滿而安排的。接着有了些變化,但隻是地點不同,并不是他們在享受和赢得生活的歡快方面有所改變。那個年輕男子的國王,把他派到俄羅斯皇帝那裡去當公使,這是一個很榮耀的職位,他的出身和學識完全夠格。他有大量的家産,他的年輕的妻子帶過來的,也不次于他所有的。她是最富有、最受人尊敬的商人的女兒。這位商人的最大的最好的船今年正要駛到斯德哥爾摩④去,船要載上這兩個可愛的孩子,商人的女兒和女婿,去彼得堡。船上的安排設置簡直就像是皇宮一樣;腳下是柔和的地毯,四周盡是絲錦,說不盡的榮華。